100瓶葡萄酒中的历史:修道院和伏旧园的故事 | Decanter书海文摘

作者:

勃艮第葡萄酒的传奇渊源总是跟修道院休戚相关……

黑暗时期(Dark Ages)是什么?简单来看是一个动荡厮杀,人们生活中一切精美物品丧失殆尽的时期。幸而,文化传承的星星之火在宁静的欧洲修道院中被悉心延续了下来,罗马人的葡萄酒传统也在此为中心保存下来,并传播至欧洲各地。

毫无疑问,葡萄酒的酿造活动得以延续至中世纪,主教和修士们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不过,也有足够的证据显示,把罗马人打跑的野蛮民族们也很热衷葡萄酒,并且极为重视充足的葡萄酒供应。

第一个开展酿酒活动的修道院,有可能是公元4世纪早期位于德国莫泽尔河畔的Tier。但人们认为勃艮第才是真正让教会和葡萄酒建立联系的地方。葡萄园和酿酒能够在之后数个世纪存活下来,靠的确实是主教们的权利。

葡萄酒酿造活动能够延续至今,不仅是通过教会主动的维护。主教们拥有承诺救赎和永生的无上权利,许多贵族认为把自家上好的葡萄园献给这些掌权者,死后便可免于苦难,并获得永生,这让当时的教会拥有拥有上乘的葡萄园。

修士们开垦和劳作自己的葡萄园,一方面确实是为了圣餐的需要(译者注:面饼和葡萄酒是圣餐的必备材料);除此之外,葡萄酒还可以用来抵什一税,这种做法在当时就如用葡萄酒送礼一样平常。

修道院对酿酒活动的重要性起始于中世纪。本笃会僧侣是对葡萄酒世界产生重大影响的第一个大规模宗教群体,接着便是西多会僧侣们。两者在勃艮第都拥有顶级的修道院:本笃会的根据地位于马孔(Macon)山坡后面的克吕尼(Cluny)。西多会的修道院则坐落在夜圣乔治(Nuits-Saint-Georges)对面的黑暗森林。

本笃会一派不惜失去苦修清誉的名声,也要扩大拥有葡萄园的面积,他们不仅在勃艮第的热夫雷-香贝丹(Gevrey-Chambertin)和沃恩-罗曼尼(Vosne-Romanée)建设葡萄园,还把势力范围扩张到罗纳河谷(Rhône)、香槟(Champagne)和卢瓦河谷(Loire)。

这些土地很多来源于外界捐赠,不过,本笃会僧侣们自己也是大农场主。自从公元6世纪起,他们就活跃于德国,在莫索和莱茵河谷种植作物,随后将足迹拓展到法兰肯和奥地利、瑞士。

为了远离本笃会的奢华放纵,回归苦行隐修的本质,西多会于1112年自立门户。不过,他们也知晓葡萄藤和葡萄酒的价值:自用贸易两皆宜。

他们在香槟、卢瓦尔河谷、普罗旺斯和德国开垦了葡萄园,德国莱茵高宏伟的埃贝尔巴赫修道院(Kloster Eberbach)就是其杰作,但是受到西多会影响最大的产区的是勃艮第。

西多会的成就,或许得益于1097年至1291年之间发生过的8次十字军东征:骑士们会在出发之前把自己的土地捐赠给神权机构,以此期望获得永恒的救赎。

西多会最令人瞩目的遗产是伏旧园(Clos de Vougeot)——这片著名的葡萄园,在1336年完全被石墙围了起来。

西多会僧侣们的足迹遍布于勃艮第的金丘(Côte d’Or),他们在这里埋头苦干,仔细研究,弄明白葡萄园内每一小块土地的个性,不辞辛劳地测绘出它们在地理和微气候上的优缺点。每一块土地都被划分归类,并且根据不同“cru(等级)”,分开陈酿和命名每一批葡萄酒。

如此说来,我们如今用于评判和欣赏勃艮第葡萄酒的核心体系,正是伏旧园的西多会僧侣们最初创立的。

本摘要摘选自Oz Clarke的著作《100款葡萄酒中的历史》(The History of Wine in 100 Bottles)

本摘要摘选自Oz Clarke的著作100款葡萄酒中的历史》(The History of Wine in 100 Bottles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