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枝为什么对葡萄藤很重要?

作者:

两位意大利农学家改变了全球众多顶级酒庄的剪枝方法。如今,全球许多名庄——像香槟的路易斯王妃(Louis Roederer),嘉雅酒庄 (Angelo Gaja)以及波尔多名庄——都在采用这两位农学家提倡的剪枝方法。让我们和Carla Capalbo一起深入探寻这种剪枝方法的秘密。

上图:葡萄藤至少需要在冬季进行一次剪枝来保持应有的形状。原载于Decanter杂志2016年五月刊
上图:葡萄藤至少需要在冬季进行一次剪枝来保持应有的形状。原载于Decanter杂志2016年五月刊

当我们在葡萄园中看到笔直的葡萄藤时,时常会忘了葡萄藤(Vitis vinifera)并非树木,而是藤蔓类植物——它会攀绕着周围一切可以依附的物体。如铁线莲一样,那纤细的卷须“抓”得紧紧的,能够防止葡萄藤受到大风的吹袭,而耷拉在地上。如果没有受到太多的阻挠,葡萄藤便会依着周围的树木攀援而上,让叶子和果实充分接受阳光的照射。

“葡萄藤依靠种子繁殖,果实会结在枝头,方便鸟儿们啄食,将种子传播到各地”,农学家兼剪枝专家Marco Simonit说道,“为了能更方便获取果实,人类在很早以前便开始对葡萄藤进行驯化,并通过剪枝来控制旺盛的生命力。” 葡萄藤生命力旺盛,每年至少需要在冬季进行一次修剪来保持形态。在生长期,我们还需要对其进行绿色采收(green harvest;去掉过多的葡萄串)。

“按照传统的方法,无论葡萄藤是依附铁丝网,棚架还是灌木式,每一个产区都有自己独特的修剪方式”,同为农学家并与Simonit一同创建了Simonit & Sirch咨询公司的Pierpaolo Sirch表示,“这些剪枝方式体现了当地人的智慧。但随着机械化生产以及其他改变的到来,这些先人留下来的传统与经验也逐渐失传。如今,剪枝成为了由没有经验的工人来打理的卑微工作。”

“在最近几年,我们也看到了这么做所付出的代价”,Sirch说道,“一株经过精心打理的的葡萄藤的生命周期在50-100年左右;如今,采用居由式(Guyot)或是其他类似的高密度藤架式栽培的葡萄藤的寿命只有20年,这无疑带来了巨大的损失。糟糕的剪枝是葡萄藤寿命缩短的主要原因。”单一的剪枝方式不可能适用于全球各地不同栽培方式的葡萄藤。如今,许多人在错误的地点用着劣质的工具进行剪枝,或者使用机械化剪枝器—与其说是“剪”枝,其实是野蛮地把葡萄藤扯断。如今,葡萄园的种植密度比以往高了不少,高密度的种植也带来许多问题。

Simonit对Sirch的观点表示赞同:“如今我们看到葡萄藤患躯干类疾病的比例呈上升趋势——轻则削弱葡萄藤活力,重则导致植物死亡,这正是由于于不恰当的剪枝方式降低了葡萄藤对疾病的抵抗力。如今的种植技术虽然在突飞猛进地发展,但很少有人将注意力放在剪枝上。”

释放能量

在20世纪80年代,两个发小一起前往弗留利求学,对剪枝及其影响进行学习与研究。1999年,两人创立了自己的公司。以“葡萄准备者Preparatori d’Uva”自称,Simonit 和Sirch专门指导工人们如何进行正确地剪枝以及打理葡萄园。他们在国内外进行免费授课,同时也为希望获得长期帮助的酒庄提供咨询服务。

Simonit最近出版了一本关于如何对居由式葡萄藤进行剪枝的意大利语手册。错误的剪枝方式会对葡萄藤造成伤害,那么正确的剪枝会对葡萄藤带来怎样的好处呢?“剪枝是决定葡萄藤未来表现的第一步”,欧颂酒(Château Ausone)庄的Alain Vauthier表示,“从短期来看,这决定了葡萄藤在当季的生长状况;从长期来看,这决定了葡萄藤的形态发展。”

为了向我展示他们的理念,Sirch 和Simonit带我来到他们照料多年、位于弗留利的葡萄园。Simonit像稻草人一样举起手臂,向我比划道:“葡萄的汁液始于根部,通过躯干来到枝头”,他说道,同时用手指从他的腿部一路向上经过胳臂来到指尖,“汁液犹如一股能量流,阻扰或是中途切断能量流,植物的元气都会受到伤害。”

没有打理好的葡萄藤会出现许多结块,这是汁液被中途打断或是卡在某个部位的表现。“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出现,上方的枝杈总是最理想的剪枝部位,这样便能保证管道畅通。” Sirch在解释的时候也指了指一株健康的葡萄藤,顶端细小的剪口已经完好愈合。

“头一两年是进行剪枝的最佳时间”,Sirch继续说道,“随着葡萄藤的生长,藤条便开始趋向于木质化,这时进行剪枝,切口容易让葡萄藤受到细菌感染”。Simonit也点头说道:“对成熟的葡萄藤进行强行剪枝如同截肢,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从葡萄藤整体发展角度来看,我们希望剪枝能引导葡萄藤未来的生长,并给它尽可能多的空间来释放自身的能量,而不是任其荒长。”

上图:农学家Marco Simonit (右) 和Pierpaolo Sirch在指导工人如何进行剪枝以及打理葡萄园。
上图:农学家Marco Simonit (右) 和Pierpaolo Sirch在指导工人如何进行剪枝以及打理葡萄园。

在几年前,Simonit和 Sirch在工作中碰巧遇到两位来自法国干邑的葡萄藤专家,他们对葡萄藤汁液的重要性有着相似的结论。在19世纪晚期,Eugène Poussard也提倡通过改善葡萄藤本身的生长情况,从而避免疾病侵害。

在1921年,René Lafon将Poussard的理念付诸于实践,可惜这套方法并非“万灵药”,无法适应如今葡萄藤五花八门的剪枝风格。

“他们的葡萄藤抗病理论在20世纪20年代后便被众人置于一旁,因为在那之后,砒霜被人们用来制作杀虫剂”, Sirch说道,“但是这么做的‘副作用’,是阻断了超过15种霉菌疾病的传播,包括最为人熟知的埃斯卡(Esca)真菌。”

与法国的交集

当砒霜在10年前被禁用后,埃斯卡真菌便开始大规模爆发。由于意法相接,埃斯卡真菌也传播到了意大利。波尔多大学的酿酒学教授(也是Decanter 2016年的年度人物)Denis Dubourdieu在意大利的博尔扎诺听到两人的讲座,便邀请他们来到他的瑞隆酒庄(Chateau Reynon)进行初步研究。三人于2012年成为了合作伙伴,建立了“葡萄准备者Preparatori d’Uva”的法国办事处 “Les Maîtres Tailleurs(‘裁剪大师’)”。合作对象涵盖波尔多的顶级酒庄——包括拉图酒庄(Latour)、碧尚女爵酒庄(Pichon Lalande)、高柏丽酒庄(Haut-Bailly)、欧颂酒庄、骑士庄园(Domaine de Chevalier)和滴金酒庄(Yquem),他们也与法国其他产区的顶尖酒庄开展了合作。

“我们的方法适用于顶级酒庄中珍贵的老藤”,Dubourdieu曾经说道,“顶级酒庄有愿望并有充足的资金来保证这些老葡萄的活力以及健康。当葡萄藤受到埃斯卡真菌的侵袭,Simonit的想法并不是拔掉这些老藤,而是对其进行调理,并且成功率相当高。”

路易斯王妃香槟的副总裁Jean-Baptiste Lécaillon也表示:“在与Simonit 和Sirch为期4年的合作当中,我们看到了自家葡萄园的改变。我们改变了以往的种植方式:在剪枝的时候考虑汁液的流动方向,调整芽孢的位置,以保证下一年有充足的活力;在去掉多余的芽孢时也更为小心,以免对葡萄藤造成不必要的伤害。正是这些细节对葡萄藤的生长起到了关键作用。”

采用香槟区以外的专家的理念和方法,在香槟区是前所未有的举动,“而且我们还是让两位意大利人来教香槟人如何打理葡萄园。” Lécaillon说道。

如何保护打理感染了埃斯卡(Esca)真菌的珍贵老藤

如今,葡萄藤躯干类疾病正在全球各地的葡萄园中扩散,有人估计全球至少有10%的葡萄藤患有躯干类疾病。Marco Simonit 和Pierpaolo Sirch将一种古老的方法进行了改良,按照Pliny的描述,这种方法类似于在受到感染的葡萄藤上进行手术,避免葡萄藤的枯竭。

摄影:Carla Capalbo
摄影:Carla Capalbo

当葡萄藤受到埃斯卡真菌感染,其躯干便会变得如同海绵般柔软,但幸运的是,其根部并没有受到侵袭。人们会使用迷你链锯将受感染的部位锯掉,就像牙医将龋齿给拔了。这样就可以在不损坏汁液流动管道的情况下将受感染的部位去除。

摄影:Carla Capalbo
摄影:Carla Capalbo

通常情况下,这些伤口在通风有阳光条件下便能愈合。葡萄藤也随之能回复活力并结出果实。

和新种的葡萄藤不同(新种的葡萄藤刚接出的果子还十分青涩,并不适合酿造顶级酒),这些愈合后的葡萄藤的根部依然是老藤的根,结出的葡萄能很好地反映出老藤的“年龄”。

这个治疗方法让众多酒庄的老藤重拾活力,老藤也将岁月带来的别样成熟充分体现在葡萄酒中。

摄影:Carla Capalbo

Carla Capalbo是美食美酒与旅游类作家,同时也是一位摄影师。现居住在意大利。

编译: ICY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