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二氧化硫 — 酿酒师的伙伴还是敌人? | Simon Woolf

作者:

二氧化硫的作用究竟怎么理解?为什么有些酿酒师认为它不可或缺,有些酿酒师却极力避免使用它?在这篇专栏中,有机及自然葡萄酒专家Simon Woolf听取了双方的观点……

上图:二氧化硫常被用于保护葡萄酒免受氧化反应或杂菌侵袭。
上图:二氧化硫常被用于保护葡萄酒免受氧化反应或杂菌侵袭。

什么是二氧化硫?

高中化学课上,我们都学习过一些硫化物的知识,大家都知道二氧化硫的化学式是SO2,可以通过燃烧硫获得,所以业界也常常用“硫(sulphur)”来代称二氧化硫(sulphur dioxide)。

二氧化硫是一种欧洲许可的食品添加剂,编号是E220。其他还有两种硫化物可以做为食品添加剂存在于葡萄酒中,它们是亚硫酸钾(E224)以及亚硫酸氢钾(E228)。这三种硫化物被统称为“亚硫酸盐(sulphites)”,我们在食品包装上常见这个词。

毒性:大量的二氧化硫是有毒的。但是,酿酒工序中使用的二氧化硫非常微量。二氧化硫过敏其实很少见,对二氧化硫过敏的人往往有哮喘病史。
毒性:大量的二氧化硫是有毒的。但是,酿酒工序中使用的二氧化硫非常微量。二氧化硫过敏其实很少见,对二氧化硫过敏的人往往有哮喘病史。

许多酿酒师都认为,二氧化硫是葡萄酒酿造工序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确保葡萄酒能够长时间保质,并且保持每瓶葡萄酒品质均一等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

但是也有一些酿酒师认为,应当尽量避免二氧化硫的使用。为什么呢?

现在,我的面前摆着两瓶长相思,同为2012年份,同样由奥地利南部Styria产区的生物动力法酒商Sepp Muster酿造,葡萄都来自Opok葡萄园。但是,两瓶酒的风味却是天壤之别——第一瓶 非常鲜活,带有浓郁的柑橘果香以及美妙的复杂度,第二瓶则沉寂许多,喝起来更像柠檬汽水而不是鲜柠檬。

两者之间的区别,仅仅在于第二瓶葡萄酒在换桶后加入了10毫克的二氧化硫。通过这两瓶酒,Sepp Muster试图证明一个观点。

Muster是极少数主张将人为干涉和添加剂使用降到零的酿酒师之一。而完全不使用二氧化硫,则是Muster他们追求的“最终目标”。

对于大多数传统酿酒师而言,这无异于痴人说梦;但对于自然葡萄酒酿酒商而言,这则是圣杯一般梦寐以求的理想。

双方的意见为何如此南辕北辙呢?

二氧化硫的名声

在大众心目中,二氧化硫作为食品添加剂,没有什么好名声;但是几乎所有商业葡萄酒都必须在酒瓶上标示“含亚硫酸盐(contains sulphites)”字样。美国法律从1988年起就有此规定,欧盟法律也从2005年之后加上了相关规范。

只有二氧化硫含量在10毫克每千克(或10ppm,百万分之十)以下,才能对这一规定“免疫”。可是,葡萄酒的发酵过程会自然产生浓度超过10毫克/千克的二氧化硫;也就是说,即使酿造过程中未添加亚硫酸盐,葡萄酒也必须添加这个耸人听闻的标签。

美国和欧盟如临大敌,是否说明亚硫酸盐是有害的呢?并不一定。至少现代技术酿造的葡萄酒中,含有的微量亚硫酸盐不足以造成什么威胁。相比水果干中的亚硫酸盐含量(通常会添加到500-3000毫克/千克),葡萄酒中的亚硫酸盐含量仅为20-200毫克/千克。

另外,亚硫酸盐恐怕并不是喝完酒宿醉头疼的原因。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酿酒学教授Andrew Waterhouse指出:“目前并没有医学研究表明,亚硫酸盐会造成头痛。”

既然亚硫酸盐并没有明显的健康危害,为什么有些酿酒师还对它们避之不及,恨不得分毫不碰呢?

Muster的两瓶长相思,有力地证明了他的观点:二氧化硫在有效减缓氧化、消灭有害杂菌的同时,也可能掩盖年份和葡萄园风土带来的微妙特征。

纯粹的追求

作为Muster在Styrian产区的同行,Franz Strohmeier也刚刚将二氧化硫的使用降至零。他解释道:“我们买下一个新的葡萄园后,注意到前任庄主在酿酒厂里留了一大批老酒,我们拿出来品鉴后,非常喜欢这些老酒的复杂度,还有其中特别的风味。我意识到,如果不使用亚硫酸盐,这种特别的风味可能从年轻时就能体现出来。”

对于许多主张不使用二氧化硫的酿酒师而言,追寻纯粹就是终极的目标。在格鲁吉亚Kakheti产区的Alaverdi 修道院,修士们沉心酿酒的目标很简单,“酿造能取悦上帝的佳酿”。在修士们眼中,任何添加剂——包括二氧化硫在内——都会令葡萄酒变得不再“纯粹”、毫无价值。

从2000年开始,来自比利时的酿酒师Frank Cornelissen就在西西里岛埃特纳火山的陡坡上开辟葡萄园。他的酿酒理念也很简单:“酿造无添加的葡萄酒”。他并没有宗教上的追求,只是坚信一个理念:高品质葡萄酒也能“无添加”。

Cornelissen坚信,不添加亚硫酸盐酿酒只是一项“失落的技术”:“我们需要重新唤醒这些技术,这将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葡萄酒大师Isabelle Legeron也很同意:“现在酒商们仍在逐渐学习如何在不加硫的情况下酿酒,不过他们一年只有一次机会。与其马上把二氧化硫的使用降至零,不如逐步降低,减少风险。”

平衡风险

上图: Frank Cornelissen在葡萄园和酿酒过程中尽量不使用任何化学药剂和添加剂。他的酒庄位于埃特纳山的山坡上。
上图: Frank Cornelissen在葡萄园和酿酒过程中尽量不使用任何化学药剂和添加剂。他的酒庄位于埃特纳山的山坡上。

当然,停止使用亚硫酸盐是有危险的,首先细菌等微生物感染的几率会大大增加,因此酿酒师必需严格控制酿酒厂的卫生环境。Cornelissen使用电离空气来清洁酒窖。

酿酒时,无论是发酵速度还是使用的酵母菌,酿酒师都需要采取更“放任主义”的态度。二氧化硫通常被用来杀灭所有葡萄表皮自然附着的酵母菌,这样酿酒师就可以使用实验室培养的“纯种”酵母菌来酿酒了。

如果不使用二氧化硫,酿出的葡萄酒风味会如何呢?视不同菌种繁殖的情况,“不加硫”的葡萄酒可能带上颇为“个性”的风味。对于这种“个性派”葡萄酒,就像对臭豆腐一样,大众的观点也可能分成喜欢和讨厌两个极端。

“不加硫”酿酒师常常面对的另一个问题是所谓的“老鼠味(mousiness)”。如果你养过仓鼠或者狗可能会明白这种味道——总之,这种缺陷气味闻起来并不明显,但会在回味中凸显出来,而且阴魂不散,让一款酒变得难以下咽。人们曾一度把这种味道和酒香酵母联系在一起,后来又发现两者完全不是一回事。

“老鼠味”究竟是怎么来的,目前还没有一个完全明确的答案。食品饮料调研公司Campden BRI的葡萄酒科学家Geoff Taylor解释道:“就我所知,目前很少有人进行相关的研究。”他进而提到了一个可能:“乳酸菌可以休眠多年,当环境合适的时候(比如游离态的二氧化硫浓度足够低、温度升高等等),又会重新开始繁殖,不过过程缓慢。”Taylor的意思是,如果酿酒厂不卫生,或者葡萄果实有损伤,乳酸菌可能令每瓶酒之间产生极大的差异。绝大多数消费者早已习惯每瓶风味都差不多的大宗酒;要向他们解释“瓶差”的概念,恐怕是个难题。

坚持“无硫化”酿酒的酒庄,大多是规模较小、手工生产的酒庄,勉强算在“自然葡萄酒”的范畴之中。当然,其中也有例外——南非西开普的Stellar酒庄就是一家大宗酒商,2008年却成功为英国超市打造了一系列“无硫”葡萄酒。

值得一提的是,无硫酿酒其实并不是近两年才有的新概念。早在20世纪80年代,“自然葡萄酒”的“教父”们——Jules Chauvet以及Jacques Néauport就开始在博若莱实验无硫酿酒了。

毫无疑问,“无硫”酿酒如同高空走钢丝,通常只有久经沙场的酿酒师,才能成功酿造出有着清亮个性的葡萄酒。但是对于绝大多数酿酒师而言,无硫背后的杂菌感染、变质等问题,风险实在太大了。

是否应当完全摒弃二氧化硫呢?讨论还在继续,已经有不少酿酒师正在尽可能地减少亚硫酸盐的使用,而他们的成果可能已经足够令你感到惊艳了。

Diploma Unit 2豆知识:

欧盟的二氧化硫使用限制

干红葡萄酒—150mg/l

干白及桃红葡萄酒 – 200mg/l

红葡萄酒(残糖≥5g/l)– 200mg/l

白葡萄酒(残糖≥5g/l)– 250mg/l

晚收型(Spätlese) – 300mg/l

精选型(Auslese) – 350mg/l

逐粒精选型(Beerenauslese ),贵腐精选型(Trockenbeerenauslese),苏甸(Sauternes)– 400mg/l

从2012年开始,认证有机葡萄酒允许使用的二氧化硫比以上标准低30mg/l。

Decanter作家简介

Simon Woolf是葡萄酒专栏作家以及自然葡萄酒专家。2015年,Woolf获得Born Digital Award最佳葡萄酒写作/观点奖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