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中级庄”的2020改革:新分级,老问题? | Decanter行业观察

作者:

“中级庄(cru bourgeois)”是我们比较熟悉的一个分级标识。2020年,中级庄体系可能迎来重大变化,体系内的分级制度行将“复活”。

对此行业人士怎么看,对消费者有什么影响?Decanter波尔多记者Panos Kakaviatos对话业内人士,深入解析中级庄的现在和未来。

此文章首发于2018年7月Decanter醇鉴杂志波尔多副刊,先刊登于Decanter.com精品付费阅读栏目Decanter Premium

图片版权:Decanter杂志
图片版权:Decanter杂志

中级庄最近一次改革,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改革之后的现有中级庄制度,取消了体系内原本的分级,而采取了“一刀切”的形式。

上一次梅多克对中级庄进行分级,还是在2003年的时候。那时所有中级庄被分成三个等级,分别是中级庄(crus bourgeois),超级中级庄(crus bourgeois supérieurs),以及特级中级庄(crus bourgeois exceptionnels)。但这个分级仅仅维持了四年。

在今年早些时候,法国政府通过了最新的梅多克中级庄分级审查条例规范,一石激起千层浪,人们对此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部分酒商认为,相比较于官方的分级制度,消费者更看重酒庄的品牌。“说实话,我和我手下二十名销售人员都不记得上次顾客指明要中级庄或特级中级庄是什么时候了”,在英国著名酒商公司Berry Bros & Rudd工作的Simon Staples说道,“大家现在更看重牌子和价格。”

但有人则认为,中级庄覆盖了波尔多八个子产区(梅多克,上梅多克,利斯特拉克Listrac, 穆利Moulis,玛歌,波雅克,圣于连和圣艾斯泰夫),一共250款左右的葡萄酒。与其将它们一股脑都称做“中级庄”,对它们作出进一步的分级,才能帮助酒商更好地卖酒。

“中级庄cru bourgeois”这个词,在波尔多已经存在了数百年,用来表示具有高性价比的高质量葡萄酒。梅多克中级庄联盟(Alliance des Crus Bourgeois du Médoc)总监Frédérique de Lamothe表示: “中级庄的葡萄酒来自著名的产区,但它们即使在最好的年份也拥有很高的性价比。”

她还补充道,从2010年开始,只能有通过“严苛的年度品质考核”的葡萄酒,才能进入到中级庄的体系中。

中级庄联盟涵盖了整个梅多克约四分之一的酒庄,总葡萄园面积约5,500公顷。所有位于梅多克的酒庄都能向中级庄联盟递交申请,联盟收到申请后会进行审核,检测酒庄的生产状况并对葡萄酒进行盲品品鉴。品鉴一般会在采收两年后进行,比如说在2016年品鉴的是2014年的酒,2017年则品鉴2015年份。

形象危机

中级庄本身是否拥有清晰的品牌形象呢?在华盛顿MacArthur Beverages葡萄酒进口公司工作的Mark Wessels表示:“当听到中级庄这个词,我会想到一些酒庄的名字,像马利酒庄(Sociando-Mallet), 宝捷酒庄(Poujeaux), 宝榆酒庄(Ormes de Pez), 雪兰酒庄(Château Siran), 忘忧堡(Chasse-Spleen), 飞龙世家(Phélan Ségur)等。”

但这些酒庄已经早就退出了中级庄分级。Wessels还表示:“我以为当中至少有四分之一应该还在中级庄的名单上。”其实,不少人和Wessels持有一样的想法。

Wessels提到的其中一些酒庄,包括忘忧堡在内,都曾是最顶尖的中级庄。如本文一开始提到的,中级庄在1932年成立之初分为三个等级:中级庄(crus bourgeois),超级中级庄(crus bourgeois supérieurs),以及特级中级庄(crus bourgeois exceptionnels),并在法国商会(French Chamber of Commerce)完成注册。值得注意的是,尽管1932年的这个名单被人们使用了超过70年,但它并不具有官方的法律效应。

一直到2003年,中级庄制度才正式成为了官方的分级制度,并在同年进行重新整合:从490份申请中选出了247个酒庄。但受到被剔除在外的众多酒庄的抵制,2003年版的中级庄评级只维持了短短四年。

法国法院也认为2003年中级庄制度存在问题,甚至在2007年禁止使用“中级庄”一词。

一直到2009年,中级庄这个词才重新获得了官方认可,中级庄联盟也由此诞生,负责市场推广工作。但新的中级庄制度不再对酒庄进行分级。

不过,新的制度并没有摆脱2003年版本在市场上产生的影响。正如上文提到,不少人仍然以为曾经是特级中级庄的八个酒庄还在如今的制度里。这八个酒庄包括:帝比斯, 宝榆, 忘忧堡, 宝捷, 雪兰, 奥马赫(Haut-Marbuzet), 波坦萨(Potensac) 和如今已经合并到了拉贝格酒庄(Château Labégorce)的拉贝高尔斯-泽得庄园(Labégorce Zédé)。

这些酒庄被看作是中级庄的标志,相当于一级庄在1855年分级中的地位。

看法不一

鉴于不少前特级中级庄遭遇了“短命”的2003年分级,他们当中的大部分都无意递交新的申请。

只有帝比斯酒庄在考虑申请事宜。酒庄CEO兼酿酒师Nicolas Glumineau表示:“说实话,我会再次递交申请的原因是要重新成为特级中级庄。”

其他的酒庄尽管没有递交申请,但也欣然向我分享了他们的看法。

宝捷酒庄总监Christophe Labenne认为,2007年糟糕的改革影响了中级庄在消费者中形象。并且,他认为在过去十年,宝捷酒庄已经建立起了良好的品牌形象,而不需要依附于中级酒庄这个品质等级,这就是他决定不申请的原因。

雪兰酒庄庄主Edouard Miailhe也持有同样的想法,尽管他也为酒庄曾是特级中级庄而自豪,但他表示:“我们酒庄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品牌形象和交易记录,并逐渐可以和玛歌产区的列级庄们一较高下。如果1855年分级制度也要进行改革,没准我们还能进去呢。”

前华盛顿邮报葡萄酒专栏作家,现在华盛顿的葡萄酒进口公司Calvert Woodley担任葡萄酒教育总监的Ben Giliberti也表示:“30年前,我会记住马利酒庄, 宝捷酒庄, 宝榆酒庄, 雪兰酒庄, 忘忧堡, 飞龙世家, 奥马赫和帝比斯,是因为它们处于中级庄的塔尖。但如今,我觉得它们更接近于1855年分级制度的五级庄,在自家的产区里坐拥出色的风土,酿造出品质不输于列级庄的葡萄酒。”

波坦萨的酒庄总监Pierre Graffeuille表示,酒庄正考虑是否要递交申请,但前提是特级级别只有极少数席位:“如果特级酒庄就有25个,那对我们来说就失去了吸引力。”同时,他对其中的某些评分规则持否定意见,像将酒庄的待客设施和葡萄酒旅游项目也纳入评分标准。Graffeuille认为这些元素和葡萄酒质量并没有任何关系。

新的审核制度

根据中级庄联盟总监de Lamothe说法,现在还不清楚究竟会有多少家酒庄能成为特级庄,因为联盟并没有对数目做出明确的规定。

那de Lamothe是否会担心新的中级庄名单又会引起法律诉讼呢?她表示:“我们这次将会对所有的审核细节进行仔细考量。我们会聘请极为专业,但又和所有候选酒庄没有任何利益关系的葡萄酒专家。”

同时,新的分级制度会每隔五年进行重新的评选。因此de Lamothe 补充道:“如果酒庄不满意自己的排名或是落选,也可以等到第二次重新评选时再递交申请(第二次的评选结果将会在2025年公布)。”

其实现有的中级庄十分希望曾经的特级中级庄们能回归到体系中。同时掌管利斯特拉克产区两家酒庄——Fonréaud 和Lestage的Loïc Chanfreau表示:“这有助于提高中级庄的整体形象。”他也深信严格的申请和审核制度,以及独立的品鉴评委会让人们对新的中级庄重拾信心。

新的中级庄申请时间为2018年3月到同年的9月30日。如果想要申请超级(supérieur) 或特级(exceptionnel)等级,酒庄需要在2019年2月30日之前填写完一份五十页的资料,并递交给独立评审团进行审阅。递交的资料会包含种植酿造,市场推广,销售渠道,酒庄接待设施等内容。

评审团也会时不时对酒庄进行突击访问,以确保实际情况与资料中的填写相符。同时,新招募的独立葡萄酒专家们也会对符合特级中级庄水平的候选葡萄酒进行品鉴。

de Lamothe表示,独立的评委和品鉴者会由第三方机构进行监管,以避免他们与候选酒庄存在利益关系。

新制度的实用性

对于是否应该将原特级中级庄们邀请回来,也有人持相反观点,认为他们不回来才能让新的中级酒庄分级具有意义。

“将原本不太知名的酒庄放到中级酒庄的顶尖其实才有更大的意义,就像曾经名不经传的餐厅成为了米其林餐厅一样”,在德国工作的波尔多葡萄酒进口商Michael Grimm说道,“这会赋予那些从前不知名的酒庄更多信心来面对葡萄酒爱好者和消费者们。”

“人们购买飞龙世家, 梅内酒庄(Meyney )或拉贝格酒庄并非因为它们是中级酒庄”,他补充道,“因为不少酒评家和消费者将它们更多看作是质量相当于五级、甚至四级庄的酒庄,而非中级庄。”

位于法国斯特拉斯堡的Vino Strada酒吧老板Stéphan Maure也表示赞同:“对于那些更为知名的酒庄来说,人们买它们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它们是中级庄。但新的中级庄对体系里的葡萄酒进行细分的确是件好事。”

但定居于香港的葡萄酒大师Debra Meiburg认为,即使在法国酒占主流的市场,向消费者推行一个新分级制度并非易事。

Meiburg表示香港是知名度为导向的市场:“奖项,分级以及评分都会影响到消费者的选择。”因此她希望中级庄协会在亚洲进行推广时能将重点放在“质量”本身。

有人觉得如何清晰地将中级庄的理念传达给消费者也十分关键。香港屈臣氏酒窖总经理Jeremy Stockman表示:“中级酒庄联盟需要考虑如何去正确推广这个分级制度。我们是香港最大的波尔多葡萄酒进口商,但现在这个分级制度在我们看来并没有什么意义。”

中级庄大事记

1740年

尽管梅多克的中级庄早在中世纪便已经存在,但一直到1740年才有文字记载。

1858年

1858年版的中级酒庄名单中包含了248个酒庄。其中34是超级中级庄(bourgeois supérieurs),64 个是优质中级庄(bons bourgeois ),另外的150个是普通中级庄( bourgeois ordinaires)。

1932年

波尔多酒商选出了444个酒庄作为中级酒庄进行商业推广,并在1966年和1978年进行了内部修改。

2000年

农业部长明确要求中级酒庄制定三个等级:中级庄(crus bourgeois),超级中级庄(crus bourgeois supérieurs),以及特级中级庄(crus bourgeois exceptionnels)。并对每个等级列出对应要求。

2003年

获得官方认可的中级庄等级诞生,从444个申请酒庄中选出了247个酒庄作为新的中级庄。

2007年

波尔多行政上诉法院(Administrative Court of Appeal of Bordeaux)宣布2003年中级酒庄评定结果无效。

2009年

法国政府允许重启中级酒庄制度,但禁止对酒庄进行分级。从2010年开始,新的中级庄评选结果会在每年的九月公布。

2018年

法国政府批准新的中级庄等级在2020年早期颁布,并在2025年进行第二次评选。

编译: ICY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