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n Spurrier的名庄故事:我一生挚爱的十款波尔多

Decanter杂志顾问总编、著名的“巴黎评判”主持者Steven Spurrier讲述数十载葡萄酒人生中最令他心动的十款波尔多葡萄酒。

这些美酒,至今依然品质卓越,更对这位老专家有过非比寻常的意义……

*所有价格信息来自网络搜索,仅供读者参考,请以经销商实际销售价格为准

原载于2017年Decanter杂志波尔多特辑。点击订阅电子版>>

高柏丽酒庄 2009年份

Château Haut-Bailly, Pessac-Léognan CC 2009

佩萨克-雷奥良,格拉夫列级酒庄

Decanter杂志2010年6月刊上,刊登了2009年波尔多期酒的报道,其中引述了我的一句话:这是我一生经历的最好年份:赤霞珠和品丽珠充分成熟,与泥土香扑鼻的梅乐相辅相成,造就了一个优雅而有活力的年份。

高柏丽酒庄一直是我挚爱的波尔多红葡萄酒之一。酒庄的背后,则是令人喜爱的一家人。从Daniel Sanders,到1979年他的儿子Jean,再到他的孙女——现任CEO Véronique Sanders,尽管酒庄转到了Robert G Wilmers名下,高柏丽的精神却薪火相传。

我依然记得上个世纪60年代在伦敦品鉴的1955年份;从70年代到80年代,高柏丽一直是我巴黎葡萄酒商店的常备货品。

我在多塞特郡(*译注:位于英格兰西南部,邻近海边)的家中,酒窖里存有从1998到2012年份的高柏丽,当然也包括了杰出的2009年份。

在2009年期酒品鉴中,我把高柏丽列为佩萨克-雷奥良的第三位,仅次于侯伯王酒庄(Haut-Brion)和美讯酒庄(La Mission),我记得在品酒词里这样写道:“这款酒无可否认地美妙绝伦,优雅经典。”

英国市场参考价格:£148/瓶

美国市场参考价格:$289.99/瓶

滴金酒庄* 1988年份三升装

Château d’Yquem, Sauternes 1CS 1988 in jeroboam

苏甸,1855特一级酒庄(*也译伊甘酒庄)


我是在白马酒庄*的一次午宴上,喝到这瓶令人难忘的甜葡萄酒的。

那是在2011年,我们聚集在1994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Christian de Portzamparc设计的白马酒庄酒窖里。到达时,主人用唐·培里农香槟会客,午宴的酒单上,是2000年份和1990年份的白马红葡萄酒。

尽管滴金一如既往地完美,但我不得不拒绝再喝一杯。咖啡之后,酒意散去,我开上车,向波尔多进发。谁知道,路上我被警察截了下来,他们问我是否酒后驾车。酒精呼吸测试仪显示了一个接近酒驾的数值,我立刻被带到了利布尔讷(Libourne)警察局再次测试,幸而险险过关,被放了出来。

当天晚上,我前往侯伯王酒庄参加晚宴。这回我清楚地知道,就算遇到再完美的酒,也不能贪杯啊!

(*译注:白马酒庄与滴金酒庄都是LVMH集团旗下产业)

骑士酒庄 1941年份

Domaine de Chevalier, Graves 1941*

格拉夫,未列级

(*因是1953年以前的年份)

我们是在一场由骑士酒庄庄主——Olivier Bernard 主办的午宴上喝到这款美酒的。Bernard 并不知道我生于1941年,所以他碰巧拿出这款美酒时,我高兴坏了:要知道1941年份很少有这么优秀的波尔多酒。1941年份的差劲程度,跟我夫人的出生年——1946年份不相伯仲。

Bernard告诉我,这批珍贵的1941年份来自骑士酒庄前庄主的表兄,被他整批买了过来。1994年骑士酒庄把这批酒全部换塞。

我记得那款1941年份依然具有鲜活的颜色,无论是香氛还是口味都没有氧化衰老的征兆,口味丰满绵长,尽管酸度非常高,依然呈现了很好的平衡。

对于这个人们普遍评价不高的年份,多亏了Bernard的笃信,将其重新换塞,才能在它的(亦即我的)60岁“生日”之时,将这瓶美酒拿出来与大家分享,更令我终生难忘。

玛歌酒庄 1985年份

Château Margaux, Margaux 1GCC 1985

玛歌,1855一级酒庄

2015年,著名建筑师诺曼·福斯特勋爵*为玛歌设计的全新酒窖开放仪式上,我品尝到了这瓶佳酿。我认为这是近年来我品尝到的最伟大的波尔多红葡萄酒。

尽管人们普遍认为,令波尔多真正在现代社会占据一席之地的是1982年份——当然,这个年份至今依然极为出色——其实,1985年份也丝毫不逊色。无论是左岸还是右岸,我从来没遇到任何一瓶令人失望的1985年份。

但是我选择这款酒的理由,更多是在玛歌酒庄本身,在它耸立于葡萄园间的美丽城堡,在于彼此辉映的新旧酒窖,在于那些过往的美妙年份——比如,1953年份和1961年份。

1977年以来,Mentzelopoulous家族接手玛歌酒庄,从André到他的妻子Laure,再到他们的女儿Corinne,三代庄主向酒庄投注了无比热情,而酒庄前任首席酿酒师Paul Pontallier(1983年任职,直到2015年;2016年Paul Pontallier不幸去世)则将他毕生的酿酒技术和人格魅力奉献给了玛歌。如果说葡萄酒是一种艺术,那么玛歌就是艺术的结晶。

(译注:诺曼·福斯特勋爵也是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三号航站楼的设计师)

英国市场参考价格:£542.80/瓶,Hedonism(英国)

美国市场参考价格:$745/瓶(税前),苏富比美国

雷欧威巴顿酒庄 1989年份

Château Léoville Barton

St-Julien 2CC 1989

圣于连,1855二级酒庄

在我心目中,波尔多的历史一直与巴顿家族息息相关。1855列级酒庄当中,只有朗歌巴顿、雷欧威巴顿和木桐罗斯柴尔德酒庄三家一直由同一家族管理,未经易主。

上个世纪70年代,每到采收季节,我拜访波尔多时都会去见罗纳德·巴顿(Ronald Barton);后来又见了他的侄子安东尼(Anthony)更多次;未来我期待着和安东尼的女儿莉莉安(Lilian)一起把酒倾谈的日子。

仅仅说雷欧威巴顿是“教科书般的圣于连”,不足以显示巴顿家族在此地持之以恒的耕耘。要知道,从1826年开始,无论是风雨岁月还是和平年代,雷欧威巴顿都一直是圣于连产区标杆般的存在。

2004年3月,我举办了一场晚宴庆祝自己在葡萄酒行业工作的40周年纪念。当时我就选择了雷欧威巴顿1989年份招待客人。

在我自己的酒窖里,还保存着1986、1988和1989年份的雷欧威巴顿——1985年份已经被我喝完了。我问安东尼,他最推崇其中哪个年份?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1989。这个炎热年份造就的葡萄酒,至今依然温暖着我们。


英国市场参考价格: £102(税前)Fine & Rare (UK)
美国市场参考价格:$335(税前),Sherry-Lehman (US)

飞卓酒庄 1970年份

Château Figeac

St-Emilion 1GCC 1970

圣爱美浓,特一级B等酒庄

飞卓酒庄和高柏丽酒庄、雷欧威-巴顿酒庄,是我在波尔多最喜欢的三座酒庄建筑。朗歌巴顿的18世纪修道院式建筑,飞卓的18世纪庄园,以及高柏丽19世纪绅士居所般的建筑,都是我的心头所爱。当然,这三个酒庄背后的家族也是我最欣赏的。

Manoncourts家族从1892年开始管理飞卓酒庄。波尔多真正的功臣之一——Thierry Manoncourt在1947年继承了酒庄,随后亲手酿制了60多个年份,其中最伟大的年份之一便是1970年份。

在我主办的葡萄酒学院(L’Académie du Vin),我们曾经对1966年到1971年之间的飞卓和白马酒庄(Cheval Blanc)进行了对比品鉴。在我看来,浓郁紧致的1970年份和1971年份飞卓最值得拍手称赞。

按Michael Broadbent(*另一位Decanter杂志常年专栏撰稿人)的说法,1970是一个“缤纷耀目”的年份。我热爱飞卓,是因为它与“邻居”们非常不同(尽管它们曾经属于同一个酒庄):酒庄选用了35%的赤霞珠与种植在细腻碎砂石河岸边的品丽珠(35%)搭配。这款佳酿就如同酒庄本身,象征着内敛的力量。

我的酒窖里,最古老的飞卓是杰出的2001年份,但1970年份依然令我难以忘怀。

美国市场参考价格:$399.99/瓶(税前),The Wine List of Summit (US)

拉图酒庄 1964年份

Château Latour

Pauillac 1CC 1964

波雅克,1855列级一级酒庄

1964年是我初涉葡萄酒行业的一年。那时我就知道,拉图是个“有英国背景的酒庄”:1962年,Beaumont家族把它卖给了皮尔森集团以及英国酒商Harveys of Bristol。

人们呼吁当时的法国总统戴高乐阻止这桩交易,防止拉图落入“英国骗子”手中;戴高乐只是说道:“反正土地他们又搬不走。”

从那之后,拉图获得了迫切需要的资金,开始重新种植葡萄园,并于1964年引入了不锈钢发酵罐,刚好赶上那一年的收获季。1964年的采收开始于9月25日;谁知道,采收结束一天之后,一场大雨便从天而降,毁掉了更靠北的波雅克葡萄园当年的收成。

Decanter专栏作家Stephen Brook曾经说过:“没有任何其他梅多克葡萄酒可以媲美拉图的力量、深邃以及华美风味。”我简直不能更同意了。

说起我与拉图的关系,还要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与总经理Jean-Paul Gardère的交往;之后Hugh Johnson成为总经理;David Orr是拉图被法国富商弗朗克斯•皮诺特(Frédéric Engerer)收购之前的最后一任总经理。拉图一直伴随着我的职业生涯,在我的酒窖里也占有一席之地。无论对我还是对拉图,1964年份都是一个里程碑。

英国市场参考价格:£285.60/瓶,Nickolls & Perks (UK)

美国市场参考价格:$310/瓶 起拍,K&L (US)

威登酒庄 1961年份

Vieux Château Certan

Pomerol 1961

波美侯

在我的记忆中,两款酒对于我和我的家人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第一款酒是1953年份的黑教皇酒庄(Château Pape Clément)。那天是我和Bella的新婚之夜,我从伦敦的酒窖里拿出了这瓶酒,带上妈妈给我们包好的晚餐,和Bella登上了前往巴黎的金箭列车(Golden Arrow)。我们边享用美酒,一同畅想起即将在法国开始的新生活……

第二款酒就是威登酒庄 1961年份了。上世纪70年代,Bella的爸爸到巴黎和我们一起住,喝了这款酒,他说道:“我从来不知道葡萄酒能如此美妙!”VCC(Vieux Château Certan)就是有这样的魅力。

我与酒庄的主人Thienpont家族相识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造就1961年份的,是活力十足的Georges Thienpont。他认为“一支1.5升装波尔多,正好够两位绅士共进晚餐——如果之前他们已经喝完一瓶香槟的话。”

VCC是我最喜欢的波美侯酒庄,1998年份是我家酒窖里的明星。这款1961年份是我从巴黎最主要的葡萄酒商之一Nicolas买来的,价格非常公道。它是优雅与力量的结合体,正是VCC延续至今的风格特征的最好写照。

英国市场参考价格:£573/瓶,Crump, Richmond & Shaw (UK)

美国市场参考价格:$2,895/瓶,20-20 Wine Merchants (US)

木桐罗斯柴尔德酒庄 1959年份

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

Pauillac 2CC* 1959

波雅克,1855列级二级酒庄(*1973年获评一级)

巴西最主要的葡萄酒收藏家(也是一位人非常好的绅士)名叫Célio Pinto de Almeida。他每年都会和夫人Sonia一起主办为期两三天的垂直品鉴,将来自全世界最伟大葡萄园的美酒与大家分享。2005年5月6日和7日,我有幸被他邀请,品鉴了1924到1926,以及1945到2002年之间的61个使用了木桐标志性艺术酒标的年份。

我们35位客人聚集在彼得罗波利斯的Locanda della Mimosa餐厅——这里曾经是 巴西国王在里约热内卢郊外的一座别墅。

第一天我们品鉴了30个年份,始于2001年份,结束于1924年份。1959年份是我唯一打了满分的年份,其他酒评家也清一色地打了满分。1989年份以97.5分成为我心目中的第二名,1949年份、1924年份、1983年份以及1982年份我都打了一样的92.5分。

第二天,我们从2002年份起始回溯到1925年份,著名的1945年份以97.5分成为当天最高分的酒款。1986年份、2000年份和1953年份旗鼓相当,都获得95分。1985、1996、1950和1961年份紧随其后,获得92.5分。

对于1959年份,我的形容是“异域风情,丰沛强劲”;Michael Broadbent一如既往作出了更精彩的评价:“如若层层堆叠的华美诗章”。

英国市场参考价格:£2,262 /瓶,Capital Vintners (UK)

美国市场参考价格:$1,999.98/瓶 ,Wine House (US)

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 1806年份

Château Lafite Rothschild, Pauillac 1806

波雅克(1855年以前未列级)

*当时的名称仅为“Lafite”。直到1868年,James Mayer Rothschild男爵才买下了拉菲酒庄。

我用这款酒,作为这次波尔多特辑中波雅克“三剑客”的最后一款。我也总是用它回答“你喝过的印象最深刻的一款酒是什么”这个问题。

这款1806年份在1953年接受了酒庄的换塞,总共六瓶,分别卖给了法国西南部的Darroze餐厅(全法国窖藏最丰富的酒窖之一),波尔多的米其林二星餐厅Le Chapon Fin,法国中部小村Bougival的Le Coq Hardi餐厅,以及巴黎的米其林二型餐厅Le Taillevent。

得以品饮这款酒的机会出现在1969年。主持晚宴的是我亲密的朋友以及(基本上算是)勃艮第爱好者Davis Fromkin,客人们还包括葡萄酒大师Martin Bamford(当晚我们都在罗蒂尼酒庄Château Loudenne过夜。这家IDV旗下的酒庄由Bamford管理),我的妻子Bella以及其他两位。

唐·培里侬香槟,以及拉基旭侯爵家的蒙哈榭之后,这款拉菲1806年份是上桌的第一款红葡萄酒。它没有经过醒酒,直接倒入我们的杯中,避免过度的氧化。

尽管颜色已经稍显黯淡,它依然是清亮的红色,红色水果香氛细腻,收尾坚实而芬芳。可是仅仅30分钟之后,它就香消玉殒,但那美妙的倩影,却留在了我们脑海中……

仅拍卖。2007年佳士得拍卖行曾经拍出12000美元/瓶的价格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