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世界的“资本论”

作者:

图片来源:pixabay.com

个人认为,金钱对葡萄酒的负面影响要比二氧化硫大得多。如今,金钱负面效应不断扩大,品质越好的葡萄酒,所受的影响越大。高端葡萄酒已经成为了重灾区。

的确,高端葡萄酒的背后是大量的艰辛付出和一点运气。酿酒人有着一颗追求卓越品质的热忱之心,有时甚至是不计回报的付出。不可否认,这些葡萄酒是迷人的佳酿,给予人们极致的享受。

但这并不能掩盖追逐高端葡萄酒是个金钱游戏的事实。正是金钱的魔力,让人们对高端葡萄酒趋之若鹜。一部分消费者购买顶级葡萄酒的动机在于投资升值,而非享用它们。当然也有一小部分人,会拔掉酒塞,享用金钱给他们带来的乐趣。随着社交媒体的兴起,这一小部分人也让其他人即刻看到自己饮用这些高端酒的日常,达到了彰显高端品位和社会地位的目的。


图片版权:Hospices de Beaune / Christie's

葡萄酒评论家和作家也是幕后的推手。他们给予这些世界最最昂贵的葡萄酒洋溢的赞美之词和亮眼的分数,但又刻意对价格的话题轻描淡写,似乎价格只是个小问题,对于消费者来说并非大事。

同为葡萄酒作家的我也为此深感愧疚。一方面,自身的职业素养要求我深入了解酒农的工作,风土的特质,年份的差异以及葡萄酒复杂的香气和风味。这些是葡萄酒作家倾注一生的追寻,也是葡萄酒深深吸引我的地方。我们也将这些信息传递我们的衣食父母——读者以及编辑们。用金钱等其他外在的因素来对读者进行分级是十分无礼的行为;同样的,仅仅因为价格昂贵就对高端葡萄酒束之高阁,也是庸人的做法。

不过,评论家和作家们主张自己“无辜”也有个限度。

作为全球最富裕的国家,2017年的数据显示,美国人平均周薪(全职员工)是865美元。减掉房租,交通费用,抚养孩子的费用,食物,置衣,医保以及其他日常开销,并没有多少钱可以留给一瓶要价250美元、100美元甚至50美元的葡萄酒,就更不要提其他收入水平更低的国家。不仅如此,在葡萄酒消费的新兴国家(比如印度和巴西),当地的税制也抬高了葡萄酒的价格,进一步拉开了普通消费者和高端葡萄酒之间的距离。

大部分的葡萄酒作家(除了少数家底十分厚实的以外)对此也深有体会。大部分专栏作家或通讯记者是靠稿费为生,尽管他们也会给高端葡萄酒撰写文章,但对这些高端酒,他们早已失去了真情实感享用其迷人的复杂风味的心态。尽管他们有时会在品鉴会上碰到这些葡萄酒,他们并不拥有也很少会喝这些大酒,因此也无法以有钱人的方式去了解这葡萄酒。

最好的结果,便是葡萄酒作家们得以以局外人的身份,更为客观地看待这些名庄酒(这或许是作为葡萄酒作家的一个小小的特权)。但最糟糕的结果,莫过于作家们变得攀炎附势,成为撮合名庄们和大款们关系的阿谀奉承之人。

在美国,一瓶葡萄酒的平均价格在8.98美元(62.4人民币),在英国是5.56英镑(49.28人民币)左右。这是平均价格,而不是最低价格,因此排除了街头醉汉们偏好的廉价酒款。这些葡萄酒大多来自大型葡萄酒企业或是在社会变迁中苦苦挣扎的酿酒合作社。从政治的角度来看,这个价位的葡萄酒其实很值得玩味,但带有极端政治色彩的葡萄酒文章,读者也并不爱看。与波尔多葡萄酒大亨Christian Moueix 或意大利葡萄酒先驱Angelo Gaja聊上一小时,你会收获更好的写作素材。

当然了,市场上也有不少性价比极高的好酒。一瓶英国市场上20英镑(180人民币左右)的葡萄酒,至少中产阶级的读者偶尔能买得起,这个范围里也有不少葡萄酒作家们的心头好。

但即使在这个区间,我们依然能看到金钱带来的负面影响。一旦这些高性价比的葡萄酒开始受到市场追捧,像François Cotat的桑塞尔(Sancerre)干白,它们的价格便会水涨船高(最低零售价已经涨到50英镑/443人民币一瓶),这将原本一款高性价比的葡萄酒变成了又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但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并没有任何批判为人谦和的Cotat先生的意思,估计他也并没有为此获利过多,因为大多数的溢价都落入了中间商的囊中。

在另外一方面,虽然酿酒师将巨大的功夫和心血投入葡萄酒酿造当中,但市场有着属于自己的偏见,并将产区分为三六九等。不受市场重视的产区后继无力,陷入了恶性循环,而热门产区占尽了大部分资源。


图片来源:pixabay.com

有人会说:“情况一直是这样的”,我想说的却是:并非如此。我在1984年的时候买下人生中的第一瓶大酒,1982年的碧尚女爵(Pichon Lalande),当时售价是9英镑,相当于今天的30.19英镑(268人民币)。随后我在1995年的五月花了26.6英镑(相当于今天47.79英镑/423人民币)买了瓶89年的金钟,并在同年又买下一瓶售价24.4英镑(相当于今天的44.29英镑/392人民币)的1990年沙夫酒庄(Chave)的赫米塔希干白(Hermitage Blanc)。同样的三款酒,它们2015年份的每瓶售价分别是,120英镑(1063人民币), 290英镑(2570人民币)和190英镑(1684人民币)。原本可以买来偶尔犒劳自己的葡萄酒,如今已变得可望而不可及。望着这些如今处于云端的顶级葡萄酒,估计你已经明白了金钱对葡萄酒的影响力。

那葡萄酒的售价一定真实地反映出葡萄酒的品质吗?当然不是。葡萄酒以一种感性的方式向我们呈现出风土之美,是对我们每日辛劳后的奖赏,这才是一个真正的葡萄酒饮家最看重的地方。只要慧眼识珠,满足这些条件的葡萄酒有的只要10英镑。

诚然,有人会更关注葡萄酒背后博大的文化,感动于细微风土给葡萄酒带来的变化。但可惜的是,如今所有顶级风土之地已被资本所掌控,并且与我们渐行渐远,只有腰包鼓鼓的富豪们才能享用这些顶级佳酿。

正如我在一开始便提到,金钱对葡萄酒的负面影响会导致严重的后果。当我们以金钱来衡量杯中的葡萄酒时,我们便失去了进行客观判断的能力,对这些顶级的葡萄酒只剩下崇拜之情。葡萄酒本身应该带给我们的惊喜,感触以及启迪的优良品质也因此消失殆尽。

金钱的“污染”,令我们已经无法再用正确的眼光来看待和理解世界上最精妙的顶级佳酿。

资本对葡萄酒世界“污染”,是否有破除的方法?也许没有。但所有人都应当为之警醒,为之忧虑。

编译: ICY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