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歇尔·罗兰——中国酿酒师眼中的“葡萄酒宗师”

作者:

“飞行酿酒师”是个令人神往的头衔,而又有多少人想到其中的艰辛呢?围绕米歇尔·罗兰自传中文版《葡萄酒宗师》,听李德美谈谈这位著名的酿酒顾问。

图片:米歇尔·罗兰,Decanter版权图片
图片:米歇尔·罗兰,Decanter版权图片

米歇尔·罗兰自传的中文版《葡萄酒宗师》一书几经周折,终于出版上市。策划引进这本书的朱明晖(Andrea)女士对葡萄酒行业做出了贡献。近几年,她和中信出版社策划引进了多本经典葡萄酒书籍的中文版,在讨论引进《米歇尔·罗兰——葡萄酒宗师(Michel Rolland - The Guru of Wine)》一书时,我给Andrea建议,为了保证中文译本能够更好地向读者展示原著的灵魂,建议翻译法语版。

勿容置疑,翻译这本书还是有一定难度的,译者需要具备很好的驾驭两种语言的能力,还要具备相当的葡萄酒知识,了解世界葡萄酒行业的概况。当然,提出这样建议时,我心里已经有了人选——认识周劲松,是在Baccarat酒杯中国推广品鉴会上。这种酒杯很神奇,同样的酒倒在不同的酒杯中,香气明显不同,甚至给口感也带来了影响。酒杯的设计者是位哲学家,他神采飞扬地讲解,听起来行云流水一般。

直到体验第二款酒时,我方才意识到:站在主讲人旁边的翻译不仅内容翻译恰切,而且节奏把握得当,令听者感觉就像藏在主讲人身后一样,没有喧宾夺主——先前参加过很多活动,经常会见到翻译抢了主讲人风头的情景。

低调而不张扬的表现反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在为Andrea推荐译者时,我马上想到了他。周劲松留学法国完成了大学与硕士的学习,之后一直致力于中法之间科技与文化交流与互动工作,也撰写、翻译过很多生活方式类的文章与译作。

我所知道的米歇尔·罗兰

知道米歇尔·罗兰的名字,是在法国留学期间,讨论未来职业规划时,老师曾经提到“酿酒顾问”一词,并且举例时特别提到米歇尔的名字,尽管也有的同学对这个名字表现出另样的表情。

2004年《美酒家族Mondovino)上映,引起了轰动。葡萄酒需要故事进行销售,所以葡萄酒界一直故事不断。

这部电影相当晦涩难懂。我清楚地记得,时值中法文化年活动期间,一大群人聚集在电影院,喝着免费的葡萄酒来看免费的电影。但是,开映大约20分钟,环顾四周,超过2/3刚才喝酒的人已经不见踪影;即使这样,该片还是在葡萄酒业界产生了巨大影响,由此对米歇尔的争议越来越多,让他本人也沉不住气而站出来撇清一些事实。

借用施晔在本书序言里的一句话:“饱受争议的纪录片《美酒家族》(Mondovino)是否对他的原话进行了伏击和篡改,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我们作为观者,是否具有客观而整体评判的态度和能力。”最后这一句话,与其说是在评价这部电影,倒不如说是对中国社会舆论现状的批判。扪心自问:当出现热点话题时,有多少人能保持自己独立客观的判断而不起哄呢?围观起哄的人,比事件制造者具有更强的杀伤力。

图片:米歇尔·罗兰,Decanter版权图片
图片:米歇尔·罗兰,Decanter版权图片

当然,通过《美酒家族》,更多人知道了Aimé Guibert和他的多玛士·嘉萨酒庄(Mas de Daumas Gassac)。在今天看来,影片中虽然并未有真实地记录那段事实,但是,多玛士·嘉萨酒庄葡萄酒的价格在影片播放后却一路飙升。

“巴黎盲品”的另一面

今年是“巴黎盲品(即“巴黎评判”,Judgement of Paris)”40周年,葡萄酒界对此津津乐道,这也是很多新产区的励志故事。但是,从本书中的相关章节,我们或许可以还原那个年代的另一些事实。

盲品选用的酒是1973年份,在米歇尔的回忆中记录着1973:多雨的夏季,带来很大的产量,即使葡萄的成熟度不能令人满意,也没有人去进行摘叶、疏果等来提升成熟度。在当时,疏果被认为是犯罪的;甚至有的酒庄添加了法定标准两倍的糖来提升酒精度……在这样的产业氛围下出产的即使是上等葡萄酒,怎么能跟干热的加州葡萄酒比较呢?

这也使我想到,说米歇尔顾问的酒庄“一味追求架构臃肿宏大、果香过熟过浓,橡木味厚重的葡萄酒”,其实不尽公平。在上个世纪60、70年代人们普遍追求产量、栽培与酿酒技术普遍粗放的环境中,“追求果实成熟,强调酒的浓郁”应该是有道理的。

如果狭隘地以“坚持传统”而反对米歇尔的技术主张,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再回到“微生物学之父”巴斯德之前的年代呢?勿容置疑,米歇尔与他同时代葡萄酒科学家一起推动了那个时代葡萄酒行业的发展。

图片:阿根廷七星庄园(Clos de Los Siete),Decanter版权图片
图片:阿根廷七星庄园(Clos de Los Siete),Decanter版权图片

“飞行酿酒师”的真实生活

“飞行酿酒师”是个令人神往的头衔,米歇尔咨询顾问的酒庄遍布包括中国、印度在内的十几个国家,超过100多个酒庄——收入应该不菲,甚至有人因为羡慕而嫉妒地他把描绘成“见钱眼开的人”。这样的工作,首先令我想到的是何等的工作强度!要面对多少错综复杂的挑战!

批评与羡慕的同时,是否评估过光环背后的艰辛?就像常常有人高傲地批评一款葡萄酒一样,却忽略了葡萄酒背后的艰苦工作。如何想象,年过半百人,有时候要忍受住在简陋的客栈,甚至与别人同住一间房?

通过此书,你会对米歇尔了解更多一些,尽管也有人觉得读的不过瘾;米歇尔长大的酒庄,现已转卖给中国企业家。米歇尔率领的波尔多酒庄业主们在阿根廷建设的“七星庄园”(Clos de Los Siete),也已经销售到中国市场;巧合的是,我顾问的新疆焉耆县的葡萄园坐落在七个星镇——天山的支脉霍拉山脚下,一片未曾被开垦过的戈壁滩,如今种下了几千公顷的葡萄园,经历此处的艰辛可以想象在异国他乡的荒滩上种植葡萄的困难。

书已上市,有朋友读了我写的序言,感慨地说:“文字很朴实(她很客气了,我一直有自知之明:自从上学以来文字功底一直很差,尽管尝试努力改善,但是始终没有取得进步),但是很用心,可以感受到你对米歇尔的敬重之情,这些文字,你有给他看吗?”我表达了自己的认识与感受,为什么要告诉米歇尔呢?相信,读完此书,不见得所有的朋友都会完全赞同米歇尔的工作,如同他本人在自序中提到“我今天决定将我作为酿酒师、顾问和混酿师职业的所有知识都奉献给读者们。当然这样做一定会伴随挑战和质疑……”但是,米歇尔有必要在乎吗?

延展阅读:

点击“下一页”阅读李德美为中文版《葡萄酒宗师》撰写的序言>>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