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传奇:伊贡·慕勒沙兹园贵腐精选型1976年份

作者:

听Decanter专家讲述历史上那些充满传奇色彩的年份,以及赫赫有名的经典酒款。(原载于Decanter杂志)

伊贡·慕勒酒庄沙兹园TBA贵腐精选型 1976年份

(Egon Müller-Scharzhof TBA 1976)

量产瓶数:暂无数据(n/a)

酿酒品种:100%雷司令(Riesling)

产量:暂无数据(n/a)

酒精度:5.5%

发售价格:1510德国马克(德国特里尔Grosser Ring auction拍卖会成交价)

当今市价:暂无数据(375m L半瓶装1989年份TBA贵腐精选型——售价2621英镑,约人民币23111元)

传奇之处

伊贡•慕勒酒庄(Egon Müller)坐落在德国著名的酿酒村庄维霆根(Wiltingen),这家酒庄以盛产高品质甜酒而广受赞誉。其实在1980至1997年间,该酒庄也会出产一些干型葡萄酒(Dry),但由于这些酒表现平平,之后便停产了。

酒庄旗下的沙兹园(Scharzhof)是最早开始酿造冰酒(Eiswein)的德国葡萄园之一。第一个商业年份为1961年,但此前也出产过一些年份更早的精选型(Auslesn)葡萄酒。虽然人们对这些冰酒赞不绝口,但要说沙兹园最具代表性的顶级美酒,那当属用雷司令打造的贵腐精选型( Trockenbeerenauslese,TBA)甜酒,这种美酒也曾在拍卖会上拍出了创纪录的超高价。

历史趣闻

这片土地与其精致典雅的酒庄建筑,是现任庄主伊贡慕勒的祖辈于1797年购入名下的。陡峭的沙兹堡(Scharzhofberg)坡地以盛产高品质美酒而享誉数个世纪,但如果没有孜孜不倦的追求与努力,慕勒家族的白葡萄酒也不会自上世纪50年代起,便始终屹立于世界顶级美酒行列。在产区内其他酒庄起起伏伏的状态中,正是伊贡慕勒那永不妥协、近乎苛刻的筛选态度,才让酒庄甜酒始终保持超一流的稳定品质。

这款1976年份TBA是在现任庄主的父亲、伊贡慕勒三世(Egon Müller III)的掌管下出品的。酿酒师Horst Frank是这款美酒的缔造者,他在酒庄工作了数十年,直至2000年才退休。伊贡慕勒三世对待访客尤为热情,他会邀请人们共聚在圆桌前,分享品鉴自家酒窖中那些极为稀有、古老的美酒。在沙兹园典雅舒适的图书馆中,游客们也有幸品鉴到诸多珍藏的贵腐甜酒。在父亲所言所行的耳濡目染下,伊贡慕勒也继承了那慷慨且礼貌的优良品性。

焦点年份

1976年是莫索-萨尔河-鲁沃河产区( Mosel-Saar-Ruwer)的一个卓越年份。这一年的夏季炎热且格外干燥,有利于果实达到完美的成熟度。贵腐菌(Noble Rot)在秋季悄然而至,产区内绝大多数酒庄都得以出产风味饱满、浓郁诱人的逐粒精选型(Beerenauslese,BA)和贵腐精选型(TBA)美酒。

要说1976年有哪些缺点,那便是这一年果实的酸度较为薄弱。但对于萨尔(Saar)这样的产区却不成问题,因为此处的葡萄有着天然的极高酸度,降些酸也未尝不可。如今,那些品质一般的1976年份葡萄酒应该早已步入衰退期,但对于顶级的BA和TBA级别美酒,此时却正值巅峰年华。

风土条件

沙兹园(Scharzhof)背后便是沙兹堡(Scharzhofberg)——一片面积为28公顷的葡萄园,位于拔地而起的陡峭山丘之上;但在1971年前,这片土地的面积还仅仅维持在18公顷。此处土壤厚实,以风化过的蓝灰色板岩为主,有助于提升葡萄酒的细腻质感。沙兹园拥有这里的8.5公顷土地,其他的土地则分别属于开世泰酒庄(Kesselstatt)、福克森酒庄(van Volxem)和赫威尔酒庄(von Hövel)。这片土地的排水性能极佳,能够给予葡萄藤适当的缺水压力(Water Stress),有助于葡萄果实风味的凝聚。伊慕酒庄独占一片稀的老藤——那是一片面积为2公顷,历史可追溯到1900年左右的葡萄园,栽种着未经嫁接的老藤。

酒款故事

工人们在采摘葡萄时会装备两个筐子,一个用来盛放健康果实,另一个则用来盛放受贵腐菌(Noble Rot)感染的果实。虽说酸度也是支撑起酒体结构的重要因素,但慕勒却并不以此为采收标准,他坚持只采摘已达到最理想成熟度的果实。

贵腐菌也会感染未完全成熟的果实,但任何带有青涩气息的葡萄都不能进入酿造环节。由于这种高标准的采摘工作格外辛劳,所以完全贵腐化的果实采收通常只会持续两到三天。伊贡慕勒三世会亲自在田间地头指导工人们进行采收,亲自传授如何挑选适宜酿造TBA级别甜酒的优质果实。

在车间中,葡萄果实会被直接压榨,不会经历任何的浸皮过程。压榨结束后,酒庄会依据产量高低,将葡萄汁倒入木桶、钢罐或玻璃容器(Demi-johns)中进行发酵与陈酿。由于含糖量较高,TBA级别葡萄酒的发酵时间通常较为缓慢,所以酒泥陈酿(Lees-ageing)与装瓶时间都依具体情况而定。据慕勒回忆,1976年份TBA甜酒的发酵速度尤为缓慢,以至于直到1981年才得以装瓶。

业界评价

Michael Broadbent是已退休的Decanter杂志专栏作家,他同时也是佳士得拍卖行的前任酒水总监,他在2000年时曾品鉴过这款美酒。

他评价道:“深茶色外观,闪耀着橘色光泽,酒液边缘泛着一丝苹果绿;轻轻摇杯,便可欣赏到饱满的‘酒腿(legs)’;这款酒散发着一股难以言表、沁人心脾的诱人酒香,淡雅的葡萄干、柑橘蜜香气,酸度也是如此宜人(对于这种香气,英国著名酒评家Hugh Johnson直接用美味的‘Turkish Delight土耳其软糖’来形容);令人咋舌的饱满、浓郁、集中,收尾清爽干练,回味绵长。”

Michael Broadbent的最高品鉴评分通常为5分,但他却破例给这款TBA甜酒以6分的极高赞誉。

编译: 孔祥鑫 / Leo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