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传奇:白马酒庄1947年份

作者:

听Decanter专家讲述历史上那些充满传奇色彩的年份,以及赫赫有名的经典酒款。(原载于Decanter杂志)

白马酒庄1947年份

Château Cheval Blanc 1947

圣爱美浓,波尔多,法国

St-Emilion, Bordeaux, France

量产瓶数:11万瓶

混酿品种及占比:50%品丽珠(Cabernet Franc)、50%梅乐(Merlot)

产量:每公顷3740升(37.4 hl/ha)

酒精度:14.4%

发售价格:15~50法郎

当今拍卖价:每瓶3500~7300英镑(约合3.1万至6.5万人民币,来源:Liv-ex)

传奇之处

经验丰富的葡萄酒专家们早已取得了共识:这款酒不仅是白马酒庄在20世纪出产的最佳酒款,也是最经典的20世纪波尔多红葡萄酒之一。

不过你知道吗,它还是一款不循规蹈矩的“非典型”波尔多葡萄酒:它有着能比肩波特酒(Port)的极饱满酒体,酒精度高达14.4度,挥发酸含量也是不容小视。

如此厚重的口感与饱满的酒体似乎并非白马酒庄的一贯作风,但很少有人能够抵挡住这奢华甜美的诱人享受。

说实话,现代的酿酒师不会有人敢于赌上饭碗去酿造这种风格的葡萄酒,但白马酒庄1947年份却成功地诠释了什么叫“特立独行”。正如法国葡萄酒作家Michel Dovaz所评价的:“逆其道而行之,白马酒庄1947年份葡萄酒是在叫板现代酿酒学。”

历史趣闻

现今的白马酒庄部分葡萄园曾归属于飞卓酒庄(Figeac)。1832年,菲丽西·卡莱-塔杰特伯爵夫人(Felicite de Carle-Trajet)将飞卓酒庄的两大块葡萄园(约15公顷)卖给了葡萄园大地主杜卡斯(Ducasse)先生,这便是白马酒庄最初的组成部分。1852年,杜卡斯家族的海丽特·杜卡斯小姐(Henriette Ducasse)嫁给了让·劳萨克-福卡德(Jean Laussac Fourcaud),他们组成的家族(日后发展为“福卡德家族Fourcaud-Laussac”)一直经营管理着白马酒庄直至1998年(见下文)。虽说白马酒庄一直都保持着顶级的品质,但直到20世纪60年代,这些美酒的价格才渐渐跟上了梅多克一级庄的步伐。

关键人物

白马酒庄1947年份诞生自福卡德家族(Fourcaud-Laussac)之手,这个家族自19世纪初便经手管理着白马酒庄。1998年,酒庄经营权转移给了法国LVMH奢侈品集团CEO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以及比利时企业巨头阿尔伯特·弗雷男爵(Baron Albert Frère)。1947年,时任酒庄经理的是杰克·福卡德(Jacques Fourcaud-Laussac)。

焦点年份

1947年的夏季异常炎热,理想的天气从四月初延续至十月。白马酒庄的采收工作开始于9月15日,当时的气温仍保持在35摄氏度以上,采收工作进展得尤为迅速。在如此酷热的气候条件下,波尔多(尤其是右岸)的葡萄达到了不寻常的极高天然含糖量,这也导致许多葡萄酒在一定程度上丧失了应有的稳定性,饱满诱人的佳酿纷纷“英年早逝”。除此以外,1947年份的葡萄产量也是极为可观。

风土条件

虽然白马酒庄的葡萄园仅占地37公顷,但其所包含的土壤种类可谓是种类繁多。园子里的土壤结构更偏像于邻近的波美侯产区(Pomerol),而非所在的圣爱美浓产区。白马酒庄有三种土壤类型:分别为“砾石质黏土(40%)”、“深层砾岩(40%)”以及“沙质粘土(20%)”。粘土能给予葡萄酒更高的糖分,但同时也会导致酸度的下降。葡萄园内种植着58%的品丽珠(Cabernet Franc)和42%的梅乐(Merlot)。

酒款故事

客观来讲,1947年份实在是“喜忧参半”。虽然炎热的气候赋予葡萄极高的糖分,甚至有些果实可以浓缩至“葡萄干化”,但大多数酒庄都难以掌控高糖条件下的发酵进程。

在那个尚未普及机械化温度控制系统的年代,飞卓酒庄与白马酒庄唯一使用过的控温手段,也仅仅是向发酵容器中加入冰块来降温。毫无疑问的是,这种做法确实避免了发酵过程的失控。但即使有冰块的冷却,最终的酒精度也高得不寻常(11.5%或12%是那个时代葡萄酒的常见酒精度)。

此外,这一年份的葡萄酒也并没有完全发酵至标准的干型酒,那剩余的残糖便是许多饮者口中“波特化”的根源所在。直到1952年,大多数白马酒庄1947年份葡萄酒仍是按桶出售,装瓶工作则由购买者自己完成,所以出现“瓶差(瓶间差距,Bottle Variation)”也是正常现象。

业界评价

已退休的Decanter杂志专栏作家Michael Broadbent评价道:“白马酒庄1947年份是有史以来最为出色的葡萄酒之一。”他在上世纪60年代中期曾品鉴过这一酒款,他赞叹道:“它甚至能把拉菲(Lafite)与玛歌(Margaux)都甩在身后。”

到了20世纪80年代,他认为这款酒已达到了饮用顶峰期,有着难以言表的醇美口感,但魅力值却有所下降。到2000年时,他评价道:“说句不中听的话,这款酒已然完美,但却不能再让人为之雀跃了。”

1986年,葡萄酒大师David Peppercorn MW也感受到了这款酒“波特化(Port-like)”的一面,他觉得“这可真是件怪事。”

如今的白马酒庄主管皮埃尔·勒顿(Pierre Lurton)对这款酒也是感受颇深,他认为,白马酒庄1947年份就是“大自然的一个意外”。

编译: 孔祥鑫 / Leo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