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安第斯走来:那些联结新旧世界“血统”的佳酿……

作者:

试问:一个旧世界酒庄,坐拥近在咫尺的成熟葡萄酒市场,积累了一个多世纪的葡萄酒种植和酿造技术,为什么偏要跋涉到地球的另一端,在智利和阿根廷酿酒,再万里迢迢把酒卖回老家呢?

图片:安第斯山脚下的葡萄园。版权:Marco Guoli
图片:安第斯山脚下的葡萄园。版权:Marco Guoli

事实上,如此“作”的旧世界先驱大有人在,他们也有自己的理由:欧洲的市场尽管成熟,但是法律系统纷杂,要求极高,费用也很可观;可供栽种葡萄藤的土地有限,人工更是极为昂贵。

相比之下,如果在智利或阿根廷建立葡萄园,不仅没有这些桎梏,更能够顺便开发崭新的市场。

这里不仅有着不错的商机,更坐拥直击人心的景色。如果你身在乌格河谷,就无法不爱上那巍巍的安第斯山;如果你身在圣地亚哥,就无法不被从安第斯山绵延到太平洋的壮阔河谷所震撼。

图片:乌格河谷,来源:阿根廷葡萄酒协会
图片:乌格河谷,来源:阿根廷葡萄酒协会

智利和阿根廷两国的时局,都曾经影响到当地的葡萄酒行业。不过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他们似乎时来运转了,而来自欧洲的投资者们,正是为他们带来好运的贵人。

智利的葡萄酒行业一直掌握在几家大厂手中。仅仅1800万人口,不断下降的葡萄酒消费(从20世纪60年代的人均68升,降到2014年的12.75升),意味着酿酒商必须将目光投向出口市场,有时不得不舍弃高档酒,转而酿造好卖的大宗酒。

阿根廷的葡萄酒行业架构更加分散,多年来的意大利移民也带来了夯实的葡萄酒文化。然而无独有偶,阿根廷的人均葡萄酒消费也在过去几十年内显著下降(从1974年的77升下降到2014年的23.6升)。不过与智利不同的是,当地葡萄酒市场对于本地和其他国际酿酒师而言,还是非常关键的。

踏上南美洲的土地后,欧洲酿酒商们是否会直接把旧世界的那一套搬过来呢?

活灵魂:智利的“法式名庄”

活灵魂酒庄(Almaviva)可谓是拥有“法国血统”的新世界酒庄中的典型了。

1997年,木桐酒庄的东家——菲利普罗斯柴尔德男爵集团与干露集团在智利美宝谷(Maipo Valley)共同建立了活灵魂酒庄,试图创造新世界的“Grand Cru”。

“Almaviva”这个名字来自法国18世纪的文学作品《费加罗的婚礼》中的一位主角“Count Almaviva(阿马维瓦男爵)”。

不断旅行的酿酒师

活灵魂的首席酿酒师Michel Friou来自法国,最初在蒙彼利耶学习成为酿酒师,曾在法国南部、希农(Chinon)和香槟酿酒。

图片:活灵魂的首席酿酒师Michel Friou
图片:活灵魂的首席酿酒师Michel Friou

“当时的法国,所有人都要服兵役一年,但是也可以选择从事其他的项目。”Friou在2018年Vinexpo期间接受了Decanter China采访。

Friou选择前往马来西亚的热带雨林中工作两年;后来又旅居印度,花了数年时间酿造起泡酒;在澳大利亚附近的法属岛屿的热带雨林工作了多年之后,Friou终于决定重新回归葡萄酒行业。

1994年,在澳大利亚玛格丽特河的酒庄工作期间,Friou遇到了当时玛歌酒庄的总经理——已故的Paul Pontallier。Pontallier在玛格丽特河仅仅短暂地做了一段时间顾问,却与Friou一见如故。他邀请Friou前往智利,协助他管理自己与好友Bruno Prats建立的酒庄Domaine Paul Bruno。

1995年,Friou接受了Pontallier的邀请移居智利。这位旅行了全世界的法国酿酒师在智利结婚生子,从此在这个南美国家扎了根。

2007年,在多家智利酒庄工作了十几年后,Friou正式接管了活灵魂酒庄。

来自“双亲”的印记

“双亲”分别是法国和智利酿酒巨擎,活灵魂酒庄被一些当地人戏称为“智利最法国的地方”。

“在智利建酒庄,我们当然会最先采用法国的种植酿造知识,但是我们必须主动适应当地的环境。”Friou表示。

“比如说,智利降水稀少,我们可以进行灌溉,不存在欧洲常见的一些葡萄园问题。还有,尽管根瘤蚜问题还不成威胁,保险起见我们会栽种嫁接了美国砧木的葡萄苗。”

酒庄在美宝谷的最高点(630米海拔)Puente Alta寻得六公顷的土地,大部分葡萄园种植在冲积土壤中,除了赤霞珠之外,还种植了佳美娜(Carmenère)、品丽珠、梅乐以及小维尔多。

“在早年,活灵魂被设计为一款经典的波尔多混酿。如果你去看酒标,就会发现赤霞珠、梅乐和品丽珠是最早几个年份使用的葡萄品种。但是后来我们发现,其中的‘梅乐’其实是佳美娜。”

“不过我们发现晚熟的佳美娜能够在智利充分成熟,达到类似梅乐在波尔多混酿中的柔化作用,增添柔滑的口感的复杂度,所以就沿用了它们。”Friou说道,“佳美娜也正是活灵魂的‘智利风情’所在。”

高海拔带来相对清凉的气温,以及较长的成熟期,因此活灵魂的葡萄酒具有鲜活但充分成熟的果味,采收期可能横跨9到10周,Friou介绍道。

南美的挑战

在葡萄园管理方面,外来的酿酒师们也有很多要学。Viña Falernia 酒庄的意大利酿酒师Giorgio Flessati说道:“我在这里酿的第一个年份完全是个灾难,因为我是用意大利思维来做的。现在我理解了,我们需要好好管理枝冠,确保荫蔽,以防强烈日照烤坏葡萄藤。”

水资源是另一个问题。对欧洲酿酒师而言,最好的葡萄酒往往来自未经灌溉、偏干的土壤。但是在南美洲这可不行。阿根廷基本是个沙漠,在山坡上种葡萄藤是件很麻烦的事:灌溉是必须的,但不能用传统的漫灌法。

南美的赠与

幸而空间是智利和阿根廷给予欧洲酿酒师的最大馈赠。地方足够大,意味着酿酒师们能够放开手脚,寻找同时满足品质和合理价格的风土。

和16世纪到来的殖民者不同,他们并非想称霸榨取,而是脚踏实地,开展了许多很有裨益的土壤调研,而主导酿造酒精度更低、更鲜活风格的,其实是本土的酿酒师。

当地的官僚主义作风令Flessati感到棘手;此外,智利似乎还没有充分建立精品葡萄酒的名声,尤其是高档西拉不好卖。

但是,他依然很中意自己在安第斯山脚下的居所:“世界上还有哪个产区,能让你在60公里内,在三种海拔差异极大的风土环境下栽种葡萄园呢?我们种植了六个葡萄品种,都能有不错的表现。就算在波尔多,这也是难以实现的。”

(参考文献作者:Sarah Jane Evans MW Decanter杂志2015年10月刊;Jane Anson,Jim Button。采写编译:Sylvia Wu/吴嘉溦)

拥有旧世界血统的新世界“名庄酒”,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

机会难得,何不亲身体验一下——

活灵魂:联结新旧世界的智利精品佳酿

Almaviva – an extraordinary Franco-Chilean journey

2018年11月17日的Decanter醇鉴上海美酒相遇之旅中,活灵魂酒庄(Almaviva)首席酿酒师Michel Friou将从第一个年份——1996说起,带爱好者们领略八个优异年份的垂直品鉴。

八年份垂直酒单如下:

· Almaviva 2016

· Almaviva 2015

· Almaviva 2014

· Almaviva 2009

· Almaviva 2007

· Almaviva 2001

· Almaviva 1998

· Almaviva 1996

大师班门票已经开售,数量有限,速速点击这里购票吧!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