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多“Léoville三剑客”传奇

作者:

Léoville-Las Cases,Léoville-Poyferré,Léoville-Barton……波尔多的 “Léoville”三剑客,你能分清楚吗?

尽管三座Léovilles酒庄有着各自的独特之处,但 “三剑客”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历史联系和相似点。听Jane Anson缓缓道来……

图片:Léoville的葡萄酒不仅有着卓越的品质,也拥有出色的投资潜力。
图片:Léoville的葡萄酒不仅有着卓越的品质,也拥有出色的投资潜力。

虽然圣于连(St-Julien)产区没有一级庄,但这丝毫不影响它的地位。这里有着全波尔多最迷人的土地。

从北部的瑞亚克(Juillac)溪流起始(这里是波雅克Pauillac和圣于连的接壤之处,两地只有一步之遥),向南横跨五公里到Jalle du Nord河,就是圣于连产区的所在地。这里最特别的地方,便是极为规整、深邃的贡兹期(günzian)砾石。这种砾石,形成于长毛象横扫全球冰川时期(在这个时期,各大陆的地层板块终于逐步形成了今天的模样)。

三座酒庄位于圣于连北部,总占地面积228公顷。三座酒庄共享着一个极为有影响力的名字——Léoville。开车经过这一带,不细看还以为是一马平川。但当我们来到靠近加龙河边(Garonne)葡萄园的低洼处,再回头向D2国道的方向望去,才发现这里的山坡也极为陡峭,绵延折转,如同在半空中飘舞的床单。

René Pijassou1978年撰写的《梅多克Le Médoc》论文中指出:“尽管圣于连总体的风土都相当不错,但其最为出色的地块位于河岸边,那里陡峭的山坡带来了极为出色的排水性。”早在很久以前,Léoville高原便公认是左岸的绝佳地块之一,可以酿造出力量充沛、复杂并有陈年潜力葡萄酒。这里的砾石层有的深达10米,有着极佳的排水潜力。

正如雄狮酒庄(Château Léoville-Las Cases)的拥有者Jean-Hubert Delon所说:“即使是在梅多克,真正能出产品质卓越的赤霞珠的土地也是少之又少。但好的地块会让你一眼便能辨认出它的潜力,而且毋庸置疑,你会在出产的酒中品尝到风土的特征。” 端坐在4米高石墙上的石狮仿佛在时刻提醒人们,200年以前,这里曾经是当地最大的酒庄。如今,同为Léoville的3家酒庄都是1855年梅多克分级中的二级庄。(圣于连的二级庄一共有5个,整个梅多克分级中一共有14个二级庄)。其中,雄狮酒庄面积最大(98公顷),其次是龙博菲酒庄(Château Léoville-Poyferré,80公顷),雷欧威巴顿酒庄(Château Léoville-Barton,也称巴顿酒庄)酒庄面积最小(50公顷)。

我曾经有幸开着Damien Barton-Sartorius的70年代的老路虎饶了三座酒庄一圈(无奖问答时间:他来自哪个Léoville来着?)。当我们穿过田间来到岸边,曾经挤满了当地小船的浮桥已被今日供渔民使用的码头替代。在19世纪以前,当地人便从这里出发,将Léoville葡萄酒从沙特龙(Chartrons)码头运到波尔多市里的供应商的手中,再运输到世界各地。

早期历史

Léoville酒庄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740年。其主人Alexandre de Gascq-Léoville是来自加斯科涅的一位贵族。和Jean de Moytié的曾孙女结婚后(Jean de Moytié于1638件在这里种下了第一株葡萄藤), Gascq将酒庄原来的名字Moytié更改为Léoville。

早在18世纪,Domaine de Léoville是波尔多少数几家最早对葡萄藤进行整形、并在运输前使用硫磺熏蒸木桶的酒庄——这样做能够让葡萄酒免受细菌感染。托马斯·杰斐逊担任美国总统不久后,1788年来到了波尔多,盛赞其葡萄酒的品质,并把Léoville叫做“狮子镇(Lionville)”。

在法国大革命爆发以前,酒庄一直由Gascq-Léoville家族掌管。

革命结束之后,Hugh Barton购买了部分的酒庄产业,并在1826年建立了雷欧威巴顿酒庄(Léoville-Barton)。其余的酒庄产业被Pierre-Jean de Las Case(于1840年成立了雄狮酒庄Château Léoville-Las Cases)和他的姐姐Jeanne Las Cases一分为二。Jeanne的女儿在嫁给Jean-Marie Poyferré de Cerès男爵之后建立了龙博菲酒庄(Léoville-Poyferré)。

在梅多克分级建立的1855年,一位叫做Pierre Charles Fournier de Saint-Amant的酒商记录下了他对三座酒庄的印象:“巴顿先生拥有的Léoville葡萄园面积最小,其余的分别由Poyferré男爵和Marquis de Las Cases先生所拥有。但即使酒庄被一分为三,它在我心中还是过去的Léoville酒庄(Château Léoville),他们的葡萄酒依然有着卓越的品质。”

三剑客:风土差异

尽管三家酒庄的葡萄园在风土上有略微区别,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卓越的品质。

· 雄狮的葡萄园基本上是一片完整的葡萄园。用于酿造正牌酒的葡萄主要种植在被石墙包围的L’Enclos葡萄园,与邻居拉图酒庄(Château Latour)相映成双。这片葡萄园也曾经是Domaine de Léoville的中心地带。在这之后种下的葡萄(多数由Delon的父亲种下),大多被用于酿造Clos du Marquis。

· 龙博菲酒庄的葡萄园则零散分布在整个产区,其葡萄园基本上囊括了圣于连的所有土壤类型。

· 而巴顿酒庄则有3片主要的葡萄园以及一些零散分布的小葡萄园。

图片:一座石狮守护着雄狮酒庄的入口。
图片:一座石狮守护着雄狮酒庄的入口。

相同之处

三组酒庄既有不同之处也有相似之处。雄狮和龙博菲酒庄被一座小庭院和酒庄分隔开,由此我们也能看出在1840年,de Las Cases和他姐姐在财产上并没有进行太过精细的分割。

巴顿和雄狮酒庄同时聘用了Eric Boissenot作为酿酒顾问。如今这三座酒庄的主人都住在当地,这在今日波尔多的酒庄里可不多见。

Anthony Barton是巴顿酒庄的第五代传人,如今他与妻子Eva居住在朗歌巴顿酒庄(Château Langoa- Barton,同样位于圣于连)。朗歌巴顿的酒窖同时陈放两家酒庄的葡萄酒。其女儿Lilian Barton-Sartorius和女婿以及两个孙儿Damien 和Mélanie则居住在梅多克离酒庄稍远的穆利昂(Moulis)地区。雄狮酒庄如今由女儿Lilian打理。

另外两个酒庄的庄主一家居住在波尔多市中心,但每天都会来酒庄。尽管雄狮酒庄由Delon打理,但代表酒庄在公众场合露面则多为酒庄总监Pierre Graffeuille(也正是这个原因,人们对于Delon本尊是什么样的人十分好奇)。

在龙博菲酒庄,Cuvelier从1979年便开始打理酒庄(Cuvelier自诩为酒庄的“建筑工”。不得不说在Cuvelier的任期中,酒庄整体情况有了显著的改善),尽管从今年开始,他已经将日常管理工作交给了侄女 Sara Lecompte-Cuvelier。Sara的姐姐Anne Cuvelier则负责接待来酒庄参观的访客。

三座酒庄现任的酒庄主在加入家族产业前都从事其他的行业。Barton出生于爱尔兰的的基尔代尔,在剑桥的基督学院毕业后跟随叔叔Ronald一起来到圣于连。Delon在1994年回到家族产业前曾是一名律师,2000年父亲退休后便接手了酒庄。Cuvelier则曾是注册会计师,随后于1976年在波尔多葡萄酒酿造同业公会(Bordeaux Faculty of Oenology)进修。他的老师正好是Emile Peynaud教授。在Cuvelier 26岁那年接手酒庄后,Emile Peynaud便成为了Cuvelier的导师以及酒庄的酿酒顾问。

各自的风格

龙博菲:柔媚撩人

尽管3个酒庄有着相似之处,但每个酒庄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龙博菲最为柔媚撩人——源于使用了相当高比例的梅乐(尽管赤霞珠依然是调配中的主角)。小维尔多的加入增添了特别的异域香料的风味。龙博菲丝毫不吝啬于向世人展现其雄厚的风格。从1994年开始,Cuvelier请来了Michel Rolland作为顾问。“我可不想三家酒庄都聘请同一位酿酒学家。”他笑着说道。

为了保留清爽的果香,在冷浸渍结束之后,Cuvelier家族会把葡萄汁转移到不锈钢桶中发酵。并且,在聘请Rolland作为酿酒顾问的第一年,酒庄便率先尝试在橡木桶中进行苹果酸乳酸发酵。如今,酿酒师Isabelle Davin一共使用56个大橡木桶(2010年时的大橡木桶为35个)分开酿造来自不同片区葡萄酒。新橡木的使用比例为70-80%。酒庄在2011年引入了光谱筛选仪,并一直将产量控制在每公顷35百升,远低于梅多克的平均产值每公顷45百升。

雄狮酒庄:有机先锋

在雄狮酒庄,Delon的父亲是80年代左岸地区率先开始进行绿色采收的先锋。如今,L’Enclos葡萄园完全实行有机运营,不喷洒除草剂以及杀虫剂。其发酵容器包括不锈钢桶,橡木桶以及水泥桶。容量横跨40百升到216百升之间。

酒庄早在15年前便有了自己的实验室。酒庄正牌酒运用了至少80%的赤霞珠,并在橡木桶中陈年18-22个月。根据每年的具体情况,其新橡木的比例在60-80%之间。雄狮酒庄出色的陈年潜力使得人们经常将其和波雅克的名庄相比较。

巴顿酒庄:古典美人

图片:雷欧威巴顿酒庄
图片:雷欧威巴顿酒庄

作为后起之秀的巴顿酒庄则偏向古典风格(充满力量的同时又十分优雅),极少进行绿色采收。Mélanie表示他们从来不想将事情过于复杂化。Lilian也补充道:“我们从来不会随大流在12月份才进行采摘。”

在巴顿酒庄,酒精发酵和苹果酸乳酸发酵会同时进行——这一过程也被称为“混合发酵”。除了龙博菲酒庄,雄狮酒庄也进行混合发酵。

巴顿酒庄的发酵在容量为200百升的大橡木桶中进行。这些大橡木桶最老的桶龄可以追溯到1963年,最新的也是在2000年制成。在用于陈年的橡木桶中,根据每个年份的具体情况,新橡木的比例会在60%-70%之间。

在2010年以前,巴顿酒庄只有一个橡木桶供应商,如今已经增加到了4个。雄狮酒庄则有9个橡木桶供应商。

三剑客的期酒投资评价

三座酒庄各有各的风格,正是Léoville的魅力所在。不仅如此,“三剑客”的期酒投资回报率不错也不错。

图片:龙博菲酒庄
图片:龙博菲酒庄

巴顿酒庄价格低于周边酒庄的情景已经一去不复返。雄狮酒庄在2015年出波尔多的价格是一瓶138欧元(一箱12支的价格为1475英镑),巴顿酒庄则为每瓶54欧元,龙博菲每瓶为55欧元(一箱12支为570英镑)

如果你曾经购买了2005年份(按英镑计算),龙博菲的投资回报率为81%,雄狮为45%,巴顿为38%。我们不妨在看看最近的2014年份,龙博菲的投资回报率高达29%,雄狮为31%,巴顿为27%。

由于雄狮的入门价较高,因此它并不适合进行短线投资—Wine Owner酒商表示,其在2010年份的发售价比以往降低了4.6%。但这丝毫没有动摇这三剑客在顶级酒庄稳固的投资地位。

编译: ICY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