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多、波特与香槟:英国人是如何影响葡萄酒历史的 | 葡萄酒故事

作者:

相比其他国家,大不列颠群岛似乎对塑造某些类型的葡萄酒有着更深入的影响。作为一个国土不大、人口不多、也并不特别适合出产葡萄酒的岛国,英国为什么能够给葡萄酒世界带来如此显著的影响呢?籍由这篇文章,让我们一探究竟……

或许要先对欧洲的“非岛民”们说声抱歉,因为比起其他国家,英国人一直对葡萄酒世界有着更深远的影响。

这背后的缘由,说来十分有趣。或许由于英国大部分的国土并不适合种植高品质的葡萄酒;而当时的英国正是一个新兴的富裕航海国家,这使得英国人对国外精品葡萄酒有着狂热和追逐。也正是英国人们的这份狂热,给葡萄酒世界带来了独特的、可说是无与伦比的影响。

英国人爱酒是一方面,数百年以来,不少特定类型的葡萄酒风格,也因英国人的口味而变化,其中波尔多红葡萄酒(Claret)、波特酒和香槟尤其明显。此外,英国本就毗邻法国等多个著名葡萄酒生产国,四处远航的英国人对这些葡萄酒的需求,促进了这些佳酿的传播。无论是历史上还是如今,这些佳酿在全球能够取得如此成功,英国人可谓是其中的“神助攻”。

波尔多红葡萄酒

就如中国人爱茶,英国人也爱波尔多红葡萄酒如命,甚至令人怀疑波尔多是大不列颠群岛的一部分。“回溯数百年前,波尔多葡萄酒就和英国人的文化传统密不可分了。不然,在享用烤牛肉时,我们还能喝什么呢?” 几年前,伦敦酒商Tony Laithwaite跟我打趣道。

自13世纪以来,波尔多红葡萄酒确实一直是那些“不差钱”的英国人心中的不二之选。得益于利好的贸易条件,波尔多酒商得以“近水楼台先得月”,优先于邻近的其它竞争产区,将自己的酒销往英国。

当中潜在的利润是巨大的,根据记录显示,在13世纪初期,单单是一年间,便有九千万升葡萄酒从波尔多出口至英国,这个记录一度成为当时全球航运记录之最。

到了17世纪后期,利好的条件鼓励酒庄主们不通过中间商,直接将酒卖给顾客。完美主义者兼葡萄园主Arnaud III de Pontac就是其中之一。他在伦敦开了家酒馆,把酒直接售给客人。Pontac的酒馆名为The Pontack’s Head,专门出售侯伯王(Haut-Brion)葡萄酒。几乎是在同一时期,在梅多克(Médoc)的沼泽地被成功排水后,其作为葡萄酒产区的潜力也崭露锋芒,最终孕育出拉菲(Châteaux Lafite)、拉图(Châteaux Latour)及玛歌(Châteaux Margaux)等著名酒庄。

倘若没有英国狂热粉丝们的支持,这些“新派法国波尔多葡萄酒”(New French Clarets)或许就不是今天的面貌了。

彼时,值得关注的是,英国或其他国家的酒商是不允许在波尔多城内经营业务的,因此,他们转向城市的下游沼泽地带,建立了夏特隆区(Quai des Chartrons)。

18世纪,最早一批中间商(négociant)选择眺望加龙河(Garonne)的奢华公寓安身(葡萄酒仓库就在背朝河岸的那一面)。他们在传播重要的先进技术上亦充当了重要角色——来自苏格兰的William Johnston就是他们中的一位。那时中间商们倡导的不少技术被沿用至今:比如使用硫磺作为杀菌剂(由荷兰人发明),添液(topping up)、换桶(racking)、采用蛋白进行澄清以及在小橡木桶中酿造顶级酒款等等。当地酒农们直接从中间商们那里学到了这些先进的技术,并付诸应用。

最后,英国人的偏好也极大地改良了灌装葡萄酒的玻璃瓶。1615年,詹姆士一世国王为了保育森林资源,禁止人们在制作杯子时焚烧木材加热,使得Robert Mansell爵士和Kenelm Digby爵士等企业家进一步完善煤炭炉的效用。在17世纪末期,玻璃瓶已变得更厚、更重、更坚硬、颜色更深,采购价格也变得更便宜。更重要的是,玻璃瓶的推广意味着波尔多红酒可在酒窖内陈年数年或数十年。

所以,要说哪个国家给波尔多葡萄酒的发展“添砖加瓦”最多,英国着实是个“神队友”。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波特:物理上改变的葡萄酒版图

- 香槟:玻璃瓶的大作用

编译: Miya G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